一个美食家的穿越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在《天下美食》当记者的两毛,近些年常去云南、贵州、西藏、青海等地的大山江河之中,寻找他心目中最后的食材,以及加工这些食材的神圣的古法。

  两毛早就厌倦了当下的饭菜,不仅仅是食物缺乏自然纯正的太阳的味道,而且用煤气、电、微波炉等这些阴火烹制出来的东西,早已偏离了食物最正确的口感。

  于是两毛常常几个月几个月的没有胃口,有时甚至几天几夜的不吃不喝。两毛自己也拿不准这是不是在辟谷。面对当下食物,两毛连笔也提不起来。两毛认为当今的美食文章已经没有什么写头,更谈不上有所谓美食作家的存在。除非让自由之鸡、春江之鸭、漏网之鱼以及柴火灶、木制锅盖、袅袅炊烟等这些又重新回来。

  正因为如此,两毛现在基本使用追求极度麻辣的方式来寻求着食欲。有一天深夜,两毛潜伏进了簋街的“接头暗号”餐厅,极其高调地向老板要了120只麻辣小龙虾(麻小),像一排排香鲜油亮的子弹摆在面前。两毛在嘬吮到119只麻小的时候,被大麻大辣过瘾得窒息而当场晕死了过去。

  当两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坐在了民国广州市长提路的大三元酒家的餐桌边,而对面坐着老朋友、广东大名鼎鼎的吃货张亦庵兄台。

  张:今天我请兄弟吃这儿的压店之菜太爷鸡。

  两毛:多谢张哥!

  张:其实这只美味的太爷鸡,还不完全靠用了什么茶叶和糖屑来熏制,主要是看用了什么鸡。广东所产普通的鸡,也胜过上海的。这大概是因为土地的关系。气候较热的地方,土壤中的虫类较为丰富,鸡得大量的虫类做饲料,营养自然较为充足,味道也自然较为鲜香,广西的信丰鸡便是其中的一种。

  两毛:说得好啊!这就是我们那边人们四处打听到处寻找的自由自在的啄虫子的走地鸡了。

  张:自然养殖很重要,不像你们那边加各类添加剂进行工业化养殖,这种鸡可以想象没办法吃。将鸡禁闭于暗无天日的狭小异常的笼子里,使其没有可以回旋活动的余地,又受不着异性的诱惑。这样的清心寡欲养尊处优的生活下去,结果成了一只没有爱情生活的鸡,那还有什么味道?

  两毛:就是我们那边小时候常看到的,一只公鸡扇着翅膀追扑过去,飞身骑在母鸡的背上。

  张:关在笼子里,怎么去扇翅膀去飞身呢?!

  两毛:不过性生活过多的鸡也不好吃,否则我们那边那些年头为什么都喜欢吃骟鸡呢?!就是那种被阉割的鸡。

  张:对了两毛,我们广东有一道名菜叫做“鲜粟炖鸡”,就要用骟鸡。骟鸡肉丰实而膏厚,腴美而耐嚼,柔弹香糯在公鸡与母鸡之间。

  两毛:张哥啊,关于骟鸡,袁枚老先生在《随园食单·先天须知》中也说过,“鸡宜骟嫩,不可老稚。”现在我们那边完全没了“骟过的”这种美味东西了,骟牛、骟猪、骟鸡等“骟匠”,作为民间的一种职业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张:据说你们那边的许多食材非常糟糕,猪三个月就被迫出栏献身了,还是母的。种菜的土地被大量的化肥和农药所污染。

  两毛:张哥啊,这正是我从那边来到这边的真正原因。由于食材的本身失去了自然的鲜和香,就只有成天吃重庆火锅、麻辣小龙虾之类的重口味了。

  张:这便是你们那边川菜流行的真正原因之一。有许多种调味且善于调味,是川菜比其他菜系的高明之处。特别是在你们那边食材乏味的今天,追求本味清淡的广东菜和淮扬菜渐渐远去,川菜和湘菜的重口味便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两毛:说得真好!

  两毛想,亦庵兄,一个13岁就在《月月小说》上发表小说《两头蛇》的人,确实有些鬼才。这时的两毛忽然觉得应该留在这边,就在张亦庵写专栏的《新都周刊》做个美食记者算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是非 《无人区》 下一篇: “东张”“西望”男装史(上)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