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茨的乡间作客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周末,我们乘火车到斯泰尔马克的首府格拉茨,尧尧已等在那儿。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真正的乡村,离格拉茨半小时的车程。那一带风景优美,视野开阔,有奥地利的托斯卡纳之称。树林,草地,葡萄园和其他的农作物,像经过精心设计似的,错落有致,一栋栋传统的农舍点缀其间,红色屋顶闪耀在阳光下,特别耀眼。每栋房子周围都种满了鲜花,我们不禁感叹,奥地利的农民真是生活在桃花源里,还享受着现代文明。

  尧尧的朋友米歇尔,原是西门子的发动机设计师,后辞职随夫人西尔维亚回乡,把自己的聪明才智,用来设计酿制啤酒的机器。西尔维亚和另外两个女人一起,用米歇尔设计的设备酿制啤酒,有自己的品牌flamberger,在当地很有名。我们抵达时,正好有一批外地来的客人在那儿买酒。今天是西尔维亚的生日,除了尧尧,还有几个意大利人,从900公里之外赶来。尧尧原计划晚上住宿格拉茨,西尔维亚却安排我们住在村子里,那家女主人安妮塔属酿制啤酒的三个女人之一,男主人约瑟夫是当地最好的木匠。安妮塔家离西尔维亚家有几百米,在那一片地势最高,视野最好。约瑟夫带我们上去放行李,房间齐整漂亮,色彩协调,很有设计感,有点像国内大理丽江一带高档的乡村度假客栈。放好行李,我们在院子里喝啤酒,房屋周边的土地,都是他们家的,有一处葡萄园,和一大片闲置着的草地。草地上有一棵很大的樱桃树,结满了果实。放眼眺望,画中景致,美不胜收。

  再到西尔维亚家时,一个客厅已布置出来。客人陆续到了,尧尧说他们邀请了不少附近的村民和邻居,有的穿着他们传统的民族服装,还有一些老人和孩子。小时候在农村,村里有什么红白喜事,也是全村的人要凑在一起热闹热闹。这种情形城市里是早不见了,在乡村还保持着这种习俗,看来东西方都是一样。我有时候会觉得,现代性带来的差异和对人性的改变,要比不同的文化间的差异还大。

  主人简单说了几句话,宴会就开始了。气氛很热,大家都兴高采烈。这儿的农民,都有很好的生存环境,人都很热情、朴实,感觉他们没有什么大的忧虑,当然他们也不会有太大的欲望。欲望是属于城市的,乡村总是那么质朴。他们就是一种在活着的感觉,简单,快乐,自足,安祥,充满物质感和日常性,就是生命本来的样子。

  切生日蛋糕前,意大利人先用意大利语唱了一遍《祝你生日快乐》,接着奥地利人用德语唱了一遍,最后在大家起哄下,我们3个用中文也唱了一遍。整个其乐融融,一片祥和。主人还请来了一个乐队,此时开始演唱,都是些美国的流行歌曲,水平一般。高潮是尧尧掀起的,他当着众人的面,把一大块面团,经过千百次搓揉后,拉出了一大把比针眼还细的龙须面,并且拿起一根穿进了早准备好的针眼。尧尧吸引了全部眼球,也赢得了满堂喝彩。不过这纯属表演,他另外准备了一些经过特殊处理的面段,把它们拉成面块,当场煮食,配以他秘制的调料。面团和调料,还有盛面块的碗,都是他从萨尔茨堡带过来的。拉龙须面是他的绝活,常常有一些大的庆典或活动,会请他作表演,一个小时的酬劳是700欧元,正所谓一招鲜,吃遍天。

  从格拉茨回到萨尔茨堡,我基本处于半修养状态,晶晶每天去超市买些食物回来自己做饭,俨然像家居的日子。

  又一个周末,亚历山大来接我们,先是去萨尔茨堡附近的福夕湖,和一个奥地利艺术家小聚。福夕湖不大,湖面呈绿玉色,野鸭畅游,水波不兴,很是宁静,湖边有莫扎特的故居,据说游历过全欧洲的莫扎特,当年最喜欢的就是这里。随后我们驱车沿着湖区公路,经过圣吉尔冈湖,到格蒙德湖。这个湖水面宽阔,烟波渺渺,湖上帆船点点,岸边游艇如林。沿途湖光山色,草长鸢飞,杂花遍地,犹如仙境,自然和人世结合得如此完美,难以表述。当晚住宿亚历山大外婆家,房子在格蒙德湖边,傍晚从阳台上望出去,连空气都有静谧感,好像时光伫足不走,让人起山水无言,生命如歌之幽思。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豆豉之恋 下一篇: “玫瑰色”中国的隐喻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