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智勇:人生最好失控一点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一些商业品牌很喜欢周智勇,把他作为一个励志的典型。这源于他就读中央戏剧学院前曾是钓鱼台国宾馆的服务生。

  2009年以《疯狂的石头》入围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后,周智勇又尝试做导演。从waiter到writer再到director,周智勇的人生境遇反差让他看起来很传奇。

  问:你成名于《疯狂的石头》,那是你的第一个电影作品。但是事业的起点就是个制高点也是件尴尬的事情。后来的你如何思考超越自己的问题?

  周智勇:好与不好在于自己的标准,而非名利的标准。《疯狂的石头》确实给我带来了名利。但是“石头”之后我写的许多剧本我认为也很好,比如《中国先生》,包括正在筹备拍摄的《了不起的周先生》等。

  问:你曾经做过酒店服务生,是什么让你想读编剧呢?

  周智勇:我去酒店做waiter(服务生)是因为1994年之前没来过北京,就觉得在那么好的一个酒店当服务生也挺好的,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后来去考中央戏剧学院的原因,是因为服务生的那些事情半年就能弄明白了,就是把盘子刷得再干净一点,勺子擦得再亮一点,站得再直一点,明白了以后,你的好奇感就没了。我觉得人生最关键的是好奇,很多人都会问我,你以前是做waiter(服务生),现在做writer(编剧)是不是有点难,我说其实不难,只要想做其实就很容易,好奇心很关键。

  问:你现在还在尝试做导演,做编剧你驾轻就熟,做导演感觉如何?

  周智勇:我从来没有驾轻就熟过。我做导演会很担心,担心就会恐惧,恐惧的话就会敏感,敏感后就会有力量。这和走夜路一样,害怕的时候身上的肌肉就开始紧张,然后脑子开始发达,然后你开始很坚决地走前面的这条路,然后你就会有力量。我做了很多年编剧以后觉得什么事都很好做、很可控,我觉得最好失控一点、害怕一点,恐惧让人有力量。

  问:你觉得哪些大师的作品让你推崇?

  周智勇:比如黑泽明的。多年前他的《七武士》就拍得很有趣,到今天看起来,如果说电影是有节奏的,他的作品从开场到中间再到结尾,节奏感都处理得非常好。就信息量来说,他单位面积每一分钟的信息量都足够大。当下有很多不太好看的电影,你会发现通病就是,看了十分钟都不知道在讲什么。《七武士》一两分钟就有很多事情在发生,到今天依然是一个很好看的电影。其实有智慧的人跟时间没有关系,很多人在很多年以前已经是很聪明的人了,我只是花了很多年证明今天的我是个笨蛋,我想接下来能不能离聪明的人再近一点。

  我正在筹备的《了不起的周先生》说的是个服务生的故事,也会追求节奏快和信息量大,然后浓情蜜意,再讲一个小小的道理。其实,服务生也是一个很好的人物,不是一个小人物。

  问:你以前曾有过一次做导演的经历,电影《钓大鱼》因为资本的原因搁浅了。资本其实容易走两个极端:要么盲目跟风,要么谨小慎微。现在和资本打交道有一点经验和心得吗?

  周智勇:《钓大鱼》的经历使我更加理性地看待自己,我自己也是个风险项目——非大牌导演,票房也不确定。那件事的心得就是和资本沟通要如实汇报。真诚,不掩饰,把缺点亮出来。投资人的心态一般都是,投资给合适的人而非给项目。资本和项目的对接就是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那个人。

  将来,我想利用自己对电影界的了解,以及接触的资本资源,充当一个“中介”角色,让二者对接。

  问:前几年美国编剧罢工的时候,海岩说中国国内的编剧连技术人员都不如。对自己的作品没有主导权。投资方和导演都凌驾于编剧之上。剧本投资约占总投资的6%~10%。现在状况如何?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忆曹禺:雷雨的撞击(上) 下一篇: 中国何必左右为难?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