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工救国”兴实业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1907年5月2日(清光绪三十三年三月二十),北方商都天津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在老城厢东侧、海河西岸的天后宫隆重开幕了。

  此次交易会时称“商业劝工会”。据主办方天津商务总会后来统计,整整一个月的会期中,共有420余家中外客商运来近30万件货品参与展销,成交金额达178万两银子以上。按实际购买力估算,大约相当于如今的1.8亿~2亿元人民币左右。

  1争办展会

  在呈递给清廷农工商部的总结报告中,天津商务总会负责人喜形于色,表示第一次商业劝工会“开会以来,购销两旺,各商受益,税收增加”,并请求准许每年三月(农历)继续定期举行,“上以答大部提倡之心,下以慰众商饥渴之望”。

  所谓“劝工”,有鼓励发展工商业之意,此乃庚子之变后清廷高层痛定思痛,决意推出的改革政策之一,袁世凯治下的直隶,落实执行最力。早在1906年11月下旬,天津官方即办过首次劝工展览会,由直隶工艺总局下属的天津考工厂牵头,会址选在河北公园(今中山公园)。

  与老城厢隔海河相望的河北区,是按近代城市规划理念建设的新开发区,主要政府部门云集,重大官方活动也多在那里举行,袁世凯希望借此与老城以南市政建设较完善的各国租界区相抗衡。

  那次展览会为期一周,吸引了15万观众到场,但以商品展示陈列为主,实际成交额不过区区3万银元(约合2.2万两银子)。

  天津商务总会举办商品交易会,是为了响应政府的“劝工”号召,可商人无利不起早,自然不能像官员们那样赔本赚吆喝。筹办之初,他们就向主管机构直隶工艺总局总办周学熙提出,对参展商品,尤其是“华货”(即本地工商产品)酌情减免税收,以资鼓励。

  对减税要求,直隶工艺总局一开始是不答应的,理由是商界发起的交易会,与大市场无异,会期又长(商会原计划一年办四次,每次一个月),跟官方短期办展情况不一样。何况天津口岸以商贸兴盛,进出口税本是政府重要收入来源,万一奸滑商人借此机会偷逃税款,如何监管?

  但天津商务总会领导层很有韧劲,天后宫的商业劝工会开幕没几天,他们又再上书,痛陈因税收不得减免,各路商人纷纷观望,市面上货物积压反比之前更严重,实在达不到疏通买卖、货畅其流的办会初衷。

  几番函件来往之后,官府终于松口,同意参照官办劝工展览会“成例”,对参加交易会的进出口货物,一律减免两成税收。

  最后,在这次盛况空前的交易会上,天津官府共减免税收8900多两银子,但数以百万两银子计的巨额成交,带来了实际税收的显著增加。官商双方,可谓皆大欢喜。

  2联手“劝工”

  囊括钱业公所、典当公所等三十六个行业的天津商务总会,名为商人组织,实为官督商办,与官方实业管理机构直隶工艺总局,在晚清最后七八年的商场风云中,始终有割不断的联系。

  1903年5月,天津商务总会的前身——天津商务公所在直隶总督袁世凯首肯下成立,袁的得力助手天津府知府凌福彭负责督办,其首要任务是“疏通市面,联络商情”(详见2013年2月4日本报D8版《维稳救市津门商》)。

  4个月后,以“振兴全省工艺”为宗旨的直隶工艺总局在天津成立,袁世凯委派亲信幕僚周学熙出任总办,后者刚从日本考察工商业归来。

  又过了一个月,恰逢慈禧太后生日,天津商务公所为了活跃市面,举办为期3天的“皇会”,组织了21个花会参加,观者人山人海。这是天津自八国联军手中收回(1902年8月)后的首次民间盛会,气氛当然格外热烈。商务公所利用自己在天津商界各行各业中的号召力,初战告捷,算是为数年后组织更大规模的第一次商业劝工会热了热身。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中国何必左右为难? 下一篇: 天津的近代转型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