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能源新思维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最近,中国台湾地区有二十多万人上街反核电,抗议当局对核四厂加大预算。这次可谓声势浩大,反映了这个长久困扰台湾人的心头刺,现在已到了临界点。反核人士要求全面检讨在台的核能发展,甚至废核。

  在此,我想到古巴。有台湾学者,也把古巴远离核能却又解决了能源问题的例子,拿出来讨论。

  古巴与中国台湾地区同是欠缺能源的岛屿地方,但,如果发生核灾,小小的岛屿,便会完蛋了。想到此,两地人民自然感到很恐怖。还有如何处理核废料?要知两地都是位于地震带,倘若海啸把海床的核废料卷起来,所波及的范围,可想而知,靠近台湾的香港亦难独善其身。

  虽然如此,古巴却没有放弃核能。事实上,早于上世纪40年代末,古巴已开发设施,探讨核能的可能性。1958年,古巴政府与美英两国的厂商签约,打算兴建核能电厂,但1959年革命后计划遭终止。

  不过,到了1976年,卡斯特罗重提核能,并以“世纪计划”之名,与前苏联签约,发展核电,但又碰上重重困难,直到1983年,胡拉瓜(Juragua)计划出台,古巴拟在首都哈瓦那东南方兴建首座核电厂,提供全国25%电能需求。

  中国台湾的核能亦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启动。当台湾的核电发展得如火如荼之际,古巴的核电计划反而停下来。

  这与冷战不无关系。当时古巴与前苏联签订了蔗糖与石油贸易优惠计划,古巴获得大靠山,致使不必急于找寻能源替代品。

  当然,1986年发生于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亦使得各国对核能有所犹疑。可是,未几大家再次拥抱核能。

  到了1992年前苏联解体后,古巴面临最严重的能源危机,而财政与技术等条件又有待完善,加上美国一直的阻挠,这一岛国无法不考虑暂停核能。

  结果,在踏入21世纪之初,卡斯特罗突然宣布终止古巴核能计划,表示转而致力开发其他再生能源,到现在竟渐有成绩。这是否可供第三世界参考?例如备受国际社会关注的伊朗。

  伊朗虽然坚称其核科研,只用作核能和平用途,但究竟它在发展核能还是核武,外界都不太清楚。但,朝鲜则不畏言自称已拥有核武,最近更遭到联合国经济制裁。

  核武固然威胁世界安全,只要一个国家拥有核武,其他国家都有借口以自卫理由发展核武。因此,我们应该要求全球无核化。即使核电,其潜在的危险亦慢慢暴露在阳光之下,反核浪潮汹涌澎湃。

  不过,反对反核运动的人士,则经常反问,还有什么可以代替最有效率的核能呢?想不到远在加勒比海的小国古巴,竟然给了我们一些启示。

  我们对古巴的印象,可能就是专制独裁与落后,但她偏偏向世人展示出多方面的另类实践,除在上世纪90年代处于粮慌而发展出城市农耕,令人眼前为之一亮之外,同时还有能源危机催生了不一样的能源发展。

  古巴的能源困惑突破点,可追溯至20与21世纪之交,卡斯特罗宣布终止古巴核能计划这一举措,让大家都呆住了,为什么?难道是古巴人的觉醒吗?

  古巴政府说,“我们拒绝核能发电,并非是受限于美国的制裁,而是因为我们发现太阳才是真正社会主义的能源;阳光对所有人闪耀,没有人能独占。”

  这让我想起刚在印度访问的赤脚学院,其创办人Bunker Roy也曾这样说:阳光对所有人闪耀,没有人能独占。只要有太阳,能源便不短缺。

  古巴自2000年开始,便致力于落实其他“更有效也比较便宜的”能源供应。

  原来,美国有一学者叫班杰明·阿尔瓦拉多,专门研究古巴能源发展。当我们还以为古巴因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才批评核电。但阿尔瓦拉多却指出,其实古巴的核能科技基础建设已经就位,只是核能对古巴不再有吸引力。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不能强同美利坚 下一篇: 鲁迅顶房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