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舞魂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古籍上说:“黄帝时,大容作云门……”相传云门是中国最古老的舞蹈,业已失传。林怀民用独特的方式,努力地恢复这一古老艺术。这个英俊帅气的老先生像一个善弈的棋者,总给你布下谜样的棋局,你的意念只能被他牵引着,在目眩神迷中走入那了无涯际的意象之美。

  未曾到场,已经被宣传画所迷醉——禅样的肢体张力,极简的舞美风格,展现了一种融汇芭蕾、现代舞、太极、武术多种矛盾样式为一体的“舞蹈”。

  曾听到过林怀民极具个性的传奇:一个文学青年,从文字里出走,自1973年,开宗立派地创立东方第一支现代舞团;面对满场不成熟的“摄影”观众,敢于说我们不跳了,不要让镁光灯污染了我们的意境,重新来过!

  开场的说明,是一个台湾腔温文尔雅的男声,关照大家不要摄影,不要打电话,不要在舞者演出中鼓掌,以免影响到表演者,更不要影响到欣赏的观众。说过之后,满场立时寂静无声。我猜这个尊重艺术甚过一切的男声,就是林怀民。

  一开始是白蛇传。从断桥开始,小青、白素贞、许仙、法海,四个人缠绵,纠缠,纠缠,缠绵……因为是古装,又有特定的情节,按照叙事方式铺陈,削弱了云门舞的抽象表现特征,但是舞蹈处理手法非常细腻,用音乐和形体构筑了丰富的剧情语汇。恰巧前阵子看过昆曲《西厢记》和《千里送京娘》,相比之下,舞蹈的白蛇传不用唱腔所表现出来的心理细节,也丝毫不亚于昆曲的表现力。

  第二场是“云中君”,伴随着埙的吹奏,一个魑魅魍魉般的魔怪,在两个黑衣人的托举下,全程不着地,如同在云端飘举,升腾,在烟雾的映衬下,神秘而怪异,展现原始人们在祭坛下对于自然和君主的敬畏和惶恐。男演员几乎赤裸,健美的体态仿佛是远古的图腾,又仿佛是先秦的壁画,把屈原九歌的意境与先民的疏狂用现代手段极其成功地表现出来。

  我饶有兴致地期待帷幕的再次拉开。在幽暗的舞台上,仅有一束光照亮着一个飘忽的身影,一个修长的身着绛色丝绒长裙的短发女性舞者,在无力地旋转,像一个飘浮在世间的没有依附的躯壳在无助地挣扎,她就在那里转啊转,时而为找到她的存在而欣喜,时而为融入那吃人的尘世而懊悔,飘然的长裙划着美丽的弧形,灯光就聚拢在她周遭。全场的观众屏住呼吸,担忧地看着已经原地转了无数圈的女舞者。她依然在那里转啊转,有十分钟了吧,有300圈了吧,或许500圈,我心里默数着。那不是简单的打转,把一个人的生,一个人的挣扎,一个人的喜悦,一个人的哀愁,通过那裙摆,那美丽的弧线,那简单重复的动作,透过节奏,透过控制,表述成一首长诗。谢幕的时候,舞者是那样的优雅,她刚飞快地转了十分钟啊,她把疲惫积蕴在了身体里面,留给欣赏者的,是难以忘却的淡定从容。

  接下来是红楼梦,据说灵感来自于黛玉葬花,但毫无伤感之态。十二个身披彩衣的女子,脸上画着重粉,和舞台上方不停飘落的粉色花瓣构筑成一幅勾金重彩的韶华群芳图卷,如同佛家的众香界,缤纷之极,绚烂之极。

  再下来的舞蹈是行草、狂草。尝试用肢体表现书法那种刚柔并济、往复曲折,无往不收、无垂不缩,枯润燥腴、知白守黑,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气魄啊。昔有卫夫人的笔阵图,以及孙过庭书谱等书论种种,将书法比作高山坠石、千里阵云,或如虫食木,或如锥画沙,或如折钗骨,或如屋漏痕,在前人法度森严的书法中去寻找支点,创作具有现代风格的舞蹈,没有过人的胸襟和深厚的底蕴,是难以胜任的。但是林怀民做到了,身着玄衣的舞者,用太极导引,和武术招式,汲取着芭蕾和现代舞的腾跳,用一种极其东方的符语,勾勒着极深邃而又极现代的视觉蒙太奇。有几个章节,全场鸦雀无声,间或几声咳嗽,和那舞者有节奏的吐纳,音乐停掉了,一切停掉了,世界仿佛静止了——在那一刹那。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鲁迅顶房 下一篇: 企业之仁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