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之后薄一波评彭德怀:不捧领袖 完全正确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QQ截图20130321132855.png

  那是1935年在贵州四渡赤水期间发生的一件事,从此彭德怀被误认为是支持林彪写信反对指挥人的幕后推手。

  林彪时任红一军团军团长,他认为毛泽东迫使部队走弓背路,不走直路,是在敌人面前逃跑,毛的指挥将使部队精力耗尽,把部队拖垮。林彪的言论立即遭到红一军团政治委员聂荣臻的反对。但林彪没有听进去,他给中央军委写了一封信,信中建议:毛泽东、朱德同志随军主持大计,把战场指挥权交给彭德怀。

  这封信写好后,林彪曾让聂荣臻签字,聂拒绝了。5月12日,中共中央在四川会理城郊的铁厂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当时,彭德怀正在指挥红三军团攻打会理城,忽然接到通知,要他参加会议。彭钢说:“那次会议由张闻天主持。张闻天的夫人刘妈妈(即刘英)后来回忆说,因为林彪写的信和在会上提的意见,毛泽东大发脾气。”(刘英《在历史的激流中》,中共党史出版社1992年版)

  林彪解释说:“我给中央写信,没有什么想法,主要因为老跑路,心里烦闷……”没等林彪把话讲完,毛泽东就接过话说:“你是个娃娃,懂得什么!在这个时候直接跟敌人硬干不行,绕点圈子,多走点路,这是必要的。”但是,毛在会议上指出,林彪写信是彭德怀鼓动起来的,是对失去中央苏区不满的右倾情绪的反映。

  彭德怀当时听了有些难过,但大敌当前,追敌又迫近金沙江,没把这次误会放在心上,“以为林彪的信,是出于好意,想把事情办好吧”。彭德怀没来得及申明和争辩,就去指挥打仗了。他回忆说:“我采取了事久自然明的态度,但作了自我批评,说:因鲁班场和习水两战未打好,有些烦闷,想要如何才能打好仗,才能摆脱被动局面。烦闷就是右倾。我也批评了林彪的信:遵义会议才改变领导,这时又提出改变前敌指挥是不妥当的;特别提出我,则更不适当。林彪当时也没有说他的信与我无关。”直到1959年庐山上毛泽东重提此事,林彪这才公开说明他写信时彭德怀并不知道。

  但这封信在毛、彭及毛、张(闻天)等人之间造成的误解,长达数十年。

  彭德怀曾回忆说:“在这24年中,主席大概讲过四次,我没有去向主席申明此事,也没有同其他任何同志谈过此事。从现在的经验教训来看,还是应当谈清楚的好,以免积累算总账……像会理会议,我没有主动向主席说清楚,是我不对。”

  彭钢说:“林彪写那封信,伯伯不知情,聂荣臻在会理会议上也作了说明……但事情并没有结束,误解也没有就此化解。杨尚昆在回忆录中说,聂荣臻还讲,林彪曾给彭德怀打电话,要彭德怀出来指挥,说现在的领导不成,我们服从你的领导,你下命令,我们跟你走。聂荣臻说,林彪打电话时,他和左权、罗瑞卿、朱瑞都在旁边,‘林彪的要求被彭德怀回绝了’。这样,又把伯伯扯了进去。”“三渡赤水前,在是否攻打打鼓新场上的争论,又间接地牵涉伯伯。当时,大多数领导主张打,但毛泽东坚持不打,并以辞去前敌总指挥之职力争。会议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作出打的决定,并且要彭德怀暂代前敌司令员。最后,毛泽东在周恩来的支持下,说服了大家,没有进攻打鼓新场。这些因素,也会加深……对伯伯的误解。”

  在抗战时期,彭德怀忠实地执行团结一切力量抗日的方针,八路军取得了辉煌的战绩。然而,后来因百团大战他曾饱受批判。1945年7月25日,华北座谈会结束,中共对这次会议及会议上对彭德怀的批判没有作出结论。据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秘书的师哲回忆,毛泽东对彭德怀在中共七大的自我批评不太满意。华北座谈会过去43年后,当时的会议参加者之一薄一波,在他所写的《不能忘却的怀念——回忆彭德怀同志》一文的第五节,专门回顾了华北座谈会的情况。他写道:“批评的激烈性至今犹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放牧南沙——一条经略南海的商界思路 下一篇: 揭秘史上最嚣张毒枭:审判他的法官妻子遭轮奸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