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漠视的疆域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潭门镇的渔民至今出海时,船上还要准备一台专门的冰柜。这台冰柜不是用来装给养的,而是预备装同伴尸体的。

  镇上的渔民说,深海作业很容易出事故,一个猛子下去,稍微深一点儿,脑血管可能就被水压压爆了。人浮上来,救不活。

  出海的各种风险不低于内地的挖矿,但矿难人们关注,这里却少有人能看到。国际上先进水平的海上作业安全措施和设备,传不到这里。

  40岁上下的丁之乐做过这里的“渔老大”,这个职位是从他岳父手上接过来的,是出海作业的组织者和管理者。他说现在的船员60%都是外地来的打工仔,每次出海不是都能赚到钱,能赚钱的不超过一半。

  巨大的风险、过低的收入,让潭门这个渔业小镇不得不考虑经济转型,愿意出海的人越来越少。和内地山里的乡村一样,现代信息通过越来越丰富的渠道涌到这里,吸引着年轻人一批批地外出打工。

  于是丁之乐眼前的海变得日渐荒凉。这片海,叫做南海。

  如果从经济发展的地缘来看,在中国,越靠近东南、越靠近海洋,经济就越发达,社会就越繁荣。但这种地缘梯次却被一道浅浅的琼州海峡打断了,海峡之南,复归荒蛮。千百年来,这里就一直是人生流放的终极之地,是政治仕途的天涯海角。这里的浩瀚资源,与财富无关。

  从黄河灌溉文明成长起来的传统中国,对海洋有着与生俱来的轻蔑和恐惧。这是天朝对蛮夷的轻蔑,是稳定对流动的恐惧。

  历史学者雪珥在他的著作《大国海盗》中,曾深入研究中华民族“与海为敌”的天性。他发现历代统治者不仅将海洋看做天然的长城,甘心将自己屏蔽在它的后面,也绝难容忍民间力量对这道屏障的突破。对拓展出去的民间的殖民力量,他们从来不予以肯定、支持、保护,而是想方设法地剿杀,甚至是和西方殖民者联合起来进行剿杀。

  天朝的大门最终在海上被撞开,天朝的大梦也最终在海上被击碎。

  农耕文明对海洋的漠视是可以理解的,但到了工业文明时代、信息文明时代,我们依然缺乏对海洋的管理意识、开发意识、建设意识。

  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的时间里,由于历史原因和政治原因,我们对海洋的意识和宣传依然停留在“海上长城”的阶段,对于一代人来说,对祖国海洋的印象就是敌特的输送地和民兵的歼敌场。潭门镇的渔民告诉笔者: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渔民是禁止去南海捕鱼的。很难想象,从大明王朝开始制定的“片帆不得入海”的基本国策,会横跨数个朝代,持续那么久!

  上世纪80年代之后,中国实施对外开放政策,这个民族才开始以健康的心态去了解、吸收蓝色文明。但国家对海洋管理、开发、建设的水平依然低于整体进步的水平、低于时代要求的水平。

  1988年,海南建省;2012年,三沙设市。这些行政举措大大推进了政府对南海的管理和建设。但我们也不能不认识到,上述措施几乎都是对外来压力的政治反应。而跟进的法律建设、社会建设、经济建设,都显得绵软无力。

  对南海的主权诉求,不能脱离人民的实际利益诉求,否则前者就会缺乏持久动力。目前国人在南海的利益存在几乎只限于石油开采和捕捞业。如上所述,如果国家不对目前传统捕捞业进行改造、扶持,我们的渔业存在也会在南海越来越少。此外,让民间的商业力量真正进到南海,推动南海区域各项资源的开发,恐怕是增加中国在这一区域利益存在的根本途径。

  在不久前公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中,国家海洋局将重新组建。重组后的海洋局将突出两方面的职能:一是统合原先分散、纷乱的海上执法力量,提高我国海洋管理效能;二是加强海洋事务统筹规划和综合协调,从国家战略层面运筹海洋事务。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民国军阀趣闻:吴佩孚嫖妓要求打折反遭羞辱 下一篇: 修行在路上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