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在路上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从牧区回来的人,不管在国内的牧区还是在外国的牧区,大多都有机会目睹一种很特别的“堵车”场景:一群羊占满了前面整个车道,慢慢悠悠地走,后面的汽车只能排着队跟着往前挪。

  如果没有特别着急的目的地要赶着到达,人们常常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会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这条路上,因为羊群的悠闲而心情平静,或者突然发现旁边的绝美景色,于是生出许多关于“停下来看看路边风景”的感悟来。

  只是这种感悟往往短暂,一旦通过了这个“路障”,人们又会继续全速前进,朝着目的地飞奔而去。

  公路无疑是现代化的经典标志,它把人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位移效率提高,不论看上去多么讲究人与自然和谐的地方,公路都能透露出现代化的痕迹。开车在澳大利亚或者新西兰郊野的高速公路上,沿路都能看到被飞驰的汽车撞死的小动物。西方世界发动并且推向全球的现代性运动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在已经接近彻底和过度发展的时候,又回过头来迫使人们在种种问题之下重置语境,反思现代性。

  在大工业时代,曾被一些人视为愚昧落后表征的藏族文化逐渐成为了人们反思的寄托物。于是,在科学技术空前发达的现在,藏族文化反而被登峰造极地神秘化了。

  每到夏天,藏区都有一个传统的雪顿节日,这是一个盛大的宗教与世俗互动的夏日狂欢节。在关于节日起源的种种传说里,流传最广的说法是认为雪顿节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修持方式“夏令安居”的演变。

  传说藏传佛教宗喀巴大师当年在修订教规的时候特别规定说,由于藏历六月正是藏区生物最为活跃繁殖的季节,路上总有各种各样的虫子,僧侣们即使再小心翼翼,也难免踩死它们造下罪孽。所以为了避免伤害无辜生灵,他规定僧人们在这段时间严禁踏出寺门,须在室内安心念经修行。而雪顿节那一天就是这些僧侣开禁下山的日子,而世俗的百姓也在节日期间用这个季节最新鲜制作的酸奶酪供养僧侣。

  即使有公路带来了内地的现代生活方式,虔诚信佛的藏族人也只用来方便日常生活,在涉及到信仰和修行的时候,他们还是会用最传统的方式。于是,藏区另一个独特的公路风景,就是那些从家乡出发,朝着圣地磕一两千公里长头的朝圣者。

  如果是为了效率,坐飞机、乘火车、搭汽车、骑自行车,哪怕走着去也比磕长头快;磕长头的朝圣方式也不是执着于某种形式,外在的执着即使再感天动地,内心毫无诚意也是虚妄。因为修行是过程的体验,目标虽然是即身成佛跳脱轮回,但这条路没有什么可以提高效率的近路可走。朝圣者两手合十,触额、触口、触胸,身、语、意都与佛合为一体,然后五体投地,以身敬佛。整个朝圣的路,都是用自己的身长来丈量的。

  这个在路上的朝圣,就是修行的过程。我们每一段在路上的旅程,又何尝不是一段修行?人在路上,心在路上,那是一种修为和觉悟,一种生命的反思,要去献祭?要去擢取?要去禅定?或者,无为、无欲、无思、如归。我们都在路上。

  能停下来吗?停下来就会像歌德的浮士德吗?没有行走也就没有停息。

  作者为社科院文化研究中心文化多样性与民族文化研究部主任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被漠视的疆域 下一篇: 美“立”中国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