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两性之和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弗洛伊德说,人们的渴望来自于“力比多”的需要,欧洲时装发展史确是这样。贵族们在社交中对服饰的审美一直以“性”需要为前提,所以中世纪女性的“性感”礼服都是“丰乳肥臀”——用裙撑尽量扩大臀部线条,以及将领子尽可能做低以展示胸部。这种理念一直统治多年,直到如今。

2002d05_副本.jpg

  然而,ATTOS奢华之家品牌总监刘鹏波在年初时却对朋友说:“今年将有个特别的代言人,超越范冰冰等一线明星,成为各奢侈品大牌的宠儿。”这位明星,便是近年来颇受争议的李宇春。看来,中性时代已经迫近中华大地,但这与时装发展的初衷是否背离?

  不管你接受与否,中性化确实已经不再是小众的审美,而逐渐成为大众审美趋势。一位同性恋设计师在接受《中国经营报》专访时说:“只有你们才会在乎性别,而我们追求的只有唯美。在这种过程中,我们的目标更为纯粹,超越性别,超越一切。”

  本期“私享·容奢”正式开版,并以专题的形式带领读者透过时尚圈那些同性恋设计师抑或越来越中性化设计的现象,去注视社会审美情趣的变革,以及所折射出的经济、文化之发展进程。

  将鞋子翻过来,如果看到红色的鞋底——“哇!ChistianLouboutin,女鞋之王。”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反应。而如果在1715年到1744年这段洛可可艺术的全盛时期,人们的反应就会是:“哇!陛下(路易十五)的鞋子。”

  红鞋竟是男性王公贵族的专利?

  社会学所谓“男女有别”,到时尚界却往往“雌雄同体”。作为一种风尚,风起于青萍之末的时间或许远远早于你想象;作为一个争议话题,其攻防转移交替的激烈,也足以令围观人等抖落一身碎片。

  时代双刃剑

  男人的衣服由男人来做,女人的衣服呢?

  大多数还是男人来做。这果真是因为男性设计师天生具备“雌雄同体”的特质?此疑问可不仅只是时尚圈中有,普通人一样感到大惑不解:为什么为全家人做饭的大多是女性,而有名有号的大厨基本都是男的?

  如今男女通吃、风光无限的男性设计师可能想不到,“男人可以给女人做衣裳吗?”在历史上答案一度是板上钉钉的“NO”,而其原因也深深打上了传统社会的烙印:“针黹”或是居于膏粱锦绣中的上层女性“德容言工”评价标准、或为中下阶层女性谋生手段,总之是男性不屑谋的饭碗。何况“男女之防”高悬头顶,能随意穿堂入室、殷勤体贴那都是当今“天雷剧”中的太医,历史上男人想当裁缝,“身体接触”这关着实难过。

  然而,19世纪中叶是一道分水岭。当制衣业于这一时期愈形企业化、也愈发看重设计的艺术性之后,“做衣服=家庭琐事”的观念得以洗脱。而一旦走向专业化、社会化,也就势必成为男性擅胜场的阵地。

  看起来,男性攻陷女性传统领地已成定局。但鲜为人知的是,男性设计师获得统治地位的同时,众多传统的男性服饰元素却退出了历史舞台。

  蕾丝边、荷叶边、蝴蝶结,这些今天看来完全女性化了的装饰,却在从16世纪到19世纪初的近300年里,占据了西方服装史上不可或缺的“男装伴侣”位置,被视作男性堂皇气概的表征。以蝴蝶结为例,在十七世纪的法国,贵族、骑士的头发、衣服、鞋子上皆可点缀,作为男性装饰品的蝴蝶结在法语中叫做“galant”,后来演变为英语中的“gallantry”,意为“勇敢的行为”。英国议会称呼陆海军出身的议员为“honorableandgallant”,将galant与“可敬”“光荣”并列。直至19世纪工业化大潮席卷,凡事效率至上、删繁就简,它们遂被视为“无聊装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民国治房 涨价归公 下一篇: 中性风尚流行指南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