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的启示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欧债没有大新闻,不表示问题已消失。西班牙最近的经济再亮红灯,大家恐怕出现新一轮的欧债危机。

  位于西班牙康斯埃古拉的白色风车依然在转动,这里有堂吉诃德的故事。我所入住的旅馆,老板幽默地说,现在西班牙人或许需要怀抱堂吉诃德的精神,才能承受危机带来的冲击。

  堂吉诃德的精神是什么?

  有人指这是阿Q的精神。《堂吉诃德》作者塞万提斯曾参加西班牙对土耳其的一场战役,身负重伤,左臂残废。但他仍然乐观地表示:“我断了左臂,右臂因此更加光荣了!”而《堂吉诃德》就是他以一只手臂写成的,书中主角成为作者的写照。

  之后塞万提斯屡遭不幸,却未言放弃,继续写作。有人认为他的一生展示了堂吉诃德的不屈性格。

  另一方面,有人则取笑堂吉诃德“疯癫”,活在自己的幻想中。可是,也有人向堂吉诃德的理想主义致敬。他无私无畏,一心要锄强扶弱,铲除恶魔,力抗不公不义,在这个自私贪婪的世界,他成为一股清流。

  无论如何,好些西班牙友人都认同一个旅馆老板的说法,在目前这个时候,西班牙人最需要堂吉诃德,因为他们已别无选择。

  就在马德里市中心的西班牙广场上,塞万提斯的纪念碑充满历史的忧郁。他,捧读自己的巨著,在低头沉思。

  究竟哪里出了错?

  西班牙当地有评论质疑西班牙的经济模式,指这是债务危机的始作俑者。如果要解构这个模式,则要追溯西班牙的经济哲学发展,从中我们或许可以找到一条轨迹。

  原来,随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济起飞,中产阶级逐渐形成,西班牙年轻人爱前往英美名牌大学进修,而英美的大学亦向西班牙学生提供大量奖学金,特别在经济学方面,当中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深受哈耶克影响,而该校也是西班牙经济学学生的至爱。

  这令我不期然想到智利,她是芝加哥大学教授弗里德曼首个在拉美实验新自由主义的地方,当时为上世纪70年代初,美国扶助右翼独裁军人皮诺切特,通过军事政变夺取政权,一上台即以“休克疗法”重建国家经济,之后出现所谓“芝加哥子弟”,回国后大力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当中有不少获美国奖学金前赴芝加哥大学学习。

  看来,美国不是白给的,拉美莘莘学子也不是白吃的。

  在欧洲,则是英国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扮演了相类似角色。

  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主张大政府的凯恩斯学派开始走下坡路,信奉自由放任市场的哈耶克学派,及其后来的信徒所推动的新自由主义,成功从学院到政经领域,争取了主导地位。

  有趣的是,西班牙社会党的经济政策,在1982年上台前,本来受德国社会民主主义影响,但期间由于有钻研经济的成员从英美学成归来,身居要职,把所学的新自由主义应用到政策厘定上去,迅速改变社会党的经济理念。

  不过,新自由主义的应用方式,会按不同国情和党情而有所不同,有直接的、间接的。例如即使西班牙社会党上台,他们一方面实践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另一方面仍会按党的理念,不忘建构福利制度。

  事实上,欧洲拥有所谓“社会意识”的传统 ,使得欧盟的经济改革与美国的经济政治模式有所不同,但到了20世纪后期,这种“社会意识”在新自由主义全面扩张下已受冲击,公共服务慢慢交由私有供应商,或公私合营企业营运,这对于“欧洲社会模式”中的公共服务伦理观构成威胁,传统工会的力量亦同时受到蚕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张春桥长寿原因:城府很深 心理承受能力超常 下一篇: 阿尔钦的经济传奇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