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吉勒湖畔的聚会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抵达布尔根兰的帕多斯多夫镇一家精致的家庭酒店时,马丁和夫人罗莎已在酒店的庭院里,等待我们一起午餐。酒店的庭院正对着诺吉勒湖,这个湖在1926年就被列为自然保护区,有一部分延伸到了匈牙利。著名的匈牙利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弗朗茨·李斯特就出生在帕多斯多夫镇往南十四公里的一个村子里,走到湖边还要专门办一张卡,卡上就印着李斯特的肖像。

  马丁体格高大健壮,一脸银灰色大胡子,沉默少言。尧尧介绍说马丁是职业美食家,为维也纳的一些报刊写美食评论,并致力于四处寻找好吃好喝的东西。

  罗莎和蔼热情,和我说话时用一种缓慢而清晰的英语,让人感到特别善解人意。她为我们点了生蚝、蜗牛和湖里的一种鱼,饮料是一种接骨木树的花熬制出来的汁,兑上冰水,是当地的传统特产,清香可口。这种花在国内也多见,但没人这么烹调。吃饭时马丁掏出几页纸给尧尧,上面列了二十几种酒,每种后面留着空格,要品酒者写下意见。尧尧解释说,这次是因为马丁在斯洛文尼亚找到了一批香槟和白葡萄酒,利用这次生日把大家召到一起品尝。

  聚会地点在他们共同的朋友皮特诺的酒庄里,酒庄在哥尔兹镇,离帕多斯多夫镇就几公里。这里是奥地利著名的红酒产地,特别的气候和良好的土壤很适合葡萄生长,仅一个哥尔兹镇,就有数十家酒庄。我们饭后休息了一会儿,到皮特诺的酒庄时已近黄昏。那天天气特别好,夕阳把一片片的葡萄园照得发亮,凉风拂面,真有一种天上人间的感觉。皮特诺在奥地利有“红酒大王”之名,有自己名字命名的品牌,看起来朴实友善。哥尔兹一带全是传统的奥地利农舍,红色的屋顶,皮特诺的酒庄却是一处现代建筑,灰色的水泥墙,平整的屋顶,一种极简的风格。酒庄并不大,占地也就两三亩,室内的设备很现代。我们当然不懂红酒的酿制过程,只是看着新鲜,特别是储酒的地方,堆满了装满酒的橡木桶,桶上都标明了年份。

  我们参观酒庄时,聚会的人陆续到了。主人铺开一张长长的餐桌,有二十多个座位,每个座位前除了一般的餐具,还有两个很大的酒杯,一支笔和一份马丁先前给尧尧的那种表格,每两个人另有一个特制的器皿,用来装吐出来的酒。每一个新来的人,都会泛泛地和先到的人逐一问候。

  我以一种好奇的心态加入其中。两个杯子,轮换着倒上不同的酒。主人提醒我们,每种酒只是品尝一下,可以吐出来,不用喝完的,否则最后就会醉得不成样子了。我们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觉得非常好玩。其他人都在很认真地品,写下他们的感觉或意见,我和晶晶像两个大老粗撞进了秀才堆里,只能看看热闹,相互比较着谈一点不同的口感,有时再向尧尧求证。那天一共品了二十几种酒,先是香槟,然后是白葡萄酒,最后是红葡萄酒。品酒时配有一碟面包,蘸着意大利出产的带柠檬味的橄榄油,味道美极。正餐是我们中午吃饭的那家饭店做好送来的,就着皮特诺自己酿制的红酒,又是一番饕餮。

  次日上午,马丁夫妇带我们去了哥尔兹的另一个酒庄Szigeti。这个酒庄规模要大些,生产香槟酒,已有二十年历史。罗莎说严格起来不应叫香槟,因为只有法国香槟那个地方出产的酒,才能叫香槟酒,但Szigeti用的是同样的技术和工艺,其实就是同一类型。Szigeti由兄弟俩共有,哥哥精于酿酒,弟弟擅长营销,他们的接待室里,贴着多款设计精美的广告,感觉像个大品牌。参观完他们的工作车间和储酒室后,回到接待室开始品酒,总共开了六种,其中一款Muskat ottonel,味道清新,晶晶和我都很喜欢,罗莎说这是用最好的葡萄酿制的。在那个弟弟口若悬河、富于表情的介绍中,这个牌子好像已进入了上海市场。马丁夫妇买了一些酒,还送我们一瓶Muskat ottonel作礼物,回去时绕道皮特诺的酒庄,他们又在那儿买了一批红酒。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肥肠之美 下一篇: 战后的房荒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