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贵的情谊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有个香港专栏作家年前写了一本书关于利马窦在中国的事迹,最近再翻阅,不知为何,多了一重深刻的感受。这可能与另一友人马克·奥尼尔最近出版的一本书有关,该书记载了其祖父在中国传教的事迹。

  其实,当我过去几年在拉丁美洲采访时,因为要了解“解放神学”,翻阅了不少几个世纪前到拉美的欧洲传教士、主要是西班牙传教士的资料,当中有些与殖民统治者同流合污,但亦有走进老百姓当中,为公义播下种子,解放神学便是这批正直传教士,所带出的一个天主教流派,却一直不为罗马教廷所承认。

  我的友人马克是位爱尔兰人,过去二三十年来,一直在亚洲当记者,从印度到日本,跟着去了中国的台湾与大陆,最后定居香港。

  他在内地接近20年之久,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与内地感情也最深,我所指的是人民与文化。不过,他也情不自禁地融入香港,广东话一样流利,因为他有一位香港太太,过去一直与他“并肩作战”。

  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祖父弗雷德里克·奥尼尔早于19世纪末,已到中国传教,时为满清,他在中国共45年,与中华大地人民一同见证了一幕又一幕惊心动魄的历史。

  我想,马克与内地的感情,可能就是源于他祖父吧。他后来动起“寻根”的念头,多年前开始,一有时间便访寻他祖父在中国的足印,同时也翻出当时动荡中国的黎民故事,虽未至于可歌可泣,但也令人读来热血沸腾。

  一位朴实的爱尔兰传教士,用他大半生生命,向我们展示一个中国的大时代,这同时也是世界风起云涌的大时代。最后,他发觉,他的人生已与中国命运休戚与共。

  奥尼尔牧师是鲜有在中国居留接近半个世纪的爱尔兰传教士。我在英国读书时,认识一些爱尔兰同学,我的感觉是,爱尔兰人比英国人友善、朴实敦厚。但英国人却偏偏爱取笑爱尔兰人,令人气愤。

  马克受到祖父感召,要为他流淌在血液的中国情感寻根问底,而《闯关东的爱尔兰人:一位传教士在乱世中国的生涯》就是这样写成的。

  但当我阅毕这本书后,心有戚戚焉,这不仅是他的个人经历,也是中国在动荡时代的经历:义和团、辛亥革命、“九一八”……

  我竟然就是透过这位爱尔兰牧师,更贴近中国近代史,中国近代史中有关“人”的故事。

  原来,奥尼尔牧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曾陪同中国劳工到欧洲战场。由于士兵中大多是目不识丁的农民,到欧洲有极大的生活障碍。作为中国通的奥尼尔牧师,便选择与他们一起前往,提供翻译等服务,更重要的是,给予他们心灵上的慰藉,然后又为他们的伤亡祷告。

  根据其中一名参与其事的中国劳工叶清元忆述说,一战期间,时任中国国务总理的段祺瑞,宣布中国参加协约国,对德国宣战。

  跟着英法两国到中国招募劳工,赴欧参战。由于当时中国天灾人祸,人们无法谋生,一批农民子弟听到这个消息觉得是条生路,一哄而拥去报了名。凡去报名的,几乎全部录用,后来我才知道,这次赴欧的劳工一共有十多万人。

  这些华工在欧洲各战场上卖力地修筑防御工事,而叶清元则帮法国工作。战事结束后,法国政府给了他们这些华工每人一笔钱,叶清元则选择在法国留下来,参与战后重建。其后他用这笔钱在巴黎里昂火车站附近开了一家中式餐馆,直到退休。

  究竟有多少上战场的中国劳工散落在欧洲?

  回看奥尼尔牧师,他在一战结束后返回中国,作为战胜国的中国,即当时执政的北洋政府,向他颁发五等文虎奖章以表扬他为中国做出的贡献。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善救新村 下一篇: 帝国的金陷阱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