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就像生命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唱歌或歌曲创作,最重要的是,声音和音乐下面得有东西。这东西,是灵魂、生命、生活、情感……最起码,也得是一点点灵性,否则,这歌唱、歌曲就是空的、假的。

  2000年以来,下面有东西的声音和音乐非常少,尤其在大众流行领域,大面积的,歌手和歌曲的声音下面什么也没有。或者炫耀一点儿技术,或者证明自己有常人不具的能耐,或者展现精工制作的录音工艺——像一个个盒子,外表很漂亮,甚至耀眼,令人爱不释手,但盒子的里面,什么都没有。这能有什么价值呢?

  曲婉婷就是在这个背景上,凸显出来的。

  她2012年的专辑叫“我的歌声里”,确实,她的歌声里有东西。在唱英文的中国大众歌手里,她是第一个让人感觉其歌曲创作里有生命光彩的人。终于出现一个会用英文自如地、有内容地、优美地写歌唱歌的大众歌手了。

  曲婉婷有旋律天赋。她的旋律像一股水流,顺畅自然,恣意流淌。从作曲技法上说,这些歌曲混合着用口占、钢琴和吉他思考的痕迹,具有模糊性、混合性、多样性、丰富性。一首首歌曲从主歌到副歌,水到渠成,从无断裂。主副歌之间往往连绵成一片,具有上好的乐思连贯性。它们交融成一个整体,分辨起来却也都突出,朗朗上口。

  她的歌喉,低音、中音、高音,也是连绵成一片,具有同样的音色基质,能交融成一个整体。低音、中音、高音都有感染力,而非仅某一个频段有感染力。女声有一个温柔敦厚的低音很难,有低音的女声还有一个能带你飞上去的高音,难上加难。况且,这低音、高音、中音,都有人味儿,声音下面有生活,有感情,是活生生的生命。当她撒着欢儿飞上云天时,她的心也是悠悠地荡起来的,在一排细皮嫩肉的假人儿中,这可就真罕见了。

  “It makes me feel alive”,她唱《Life Is Like a Song》,说“I got you on the phone/ 'How do you do? It's been a while or two, a while or two...'/ ”,具有情窦初开的少女的可爱劲儿,但是她的唱,她的厚实情感,又超过了少女的青涩,具有弥合代际之间审美沟壑的特质。

  《Hide Away》唱给父亲,一贯沉默的、远远注视着自己的、默默付出的父亲。但是,这个优美又动情的旋律,不是深情得沉重,而是带有可爱得不得了的俏皮。“I know you'll never be too far away/ Because I'm your baby and you're my hide away”,这既可以送给父亲,你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是对值得信赖的稳重的男友的感情,随你。这种模糊性和通用性,正是一个优秀的大众歌手应该蕴藏的潜质。

  《Shell》出现了“While she feeds me I hate myself”的词句,she指母亲。在大众的、大路货的歌曲里,也没有回避个人经验,生活还是进入了,诚实的情感闪出了一抹光亮。这些歌录得粗枝大叶,制作上远远称不上精美,编曲上、音乐品质上甚至是有点儿粗制滥造的,但是谁在乎呢?重要的是这歌曲,是这歌声本身,它是真的,闪动着情感的光泽,歌声本身被突出出来,这就够了。

  曲婉婷是东北哈尔滨人,17岁到加拿大留学,在那里一直待到现在,待了12年。她本来是学商科的,母亲不希望她把音乐当主业,但还是当主业了。据说,当母亲得知她正儿八经开始音乐创作后,很生气,3年时间没有跟她联系。有一回,她在越洋电话里把《Shell》唱给母亲听,哭着唱,母亲听完后说的是——“把心思用在学习上”。

  嗨,曲婉婷!你不能跟母亲唱《Shell》,不能对父亲唱《Hide Away》,你的父母亲听不懂;你得唱中文,用你的家乡话,唱你家乡的事物。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奥斯卡,向“个人主义”致敬 下一篇: 文学是一场自我教育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