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中国企业家的命运与责任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2000D01C_1_CMYK.gif

  我们需要从更广阔的历史背景下来看待中国企业家阶层的选择,要从100多年中国企业史这个框架里面来看中国企业家阶层要面对的社会转型。历史的过程,其实就像生命的过程,尤其在中国这样一个缺乏宗教感的国家,历史具有准宗教的功能。中国这一轮的大改革,也是从厘清“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开始的。 因此,历史不仅是关乎过去的事,更是关乎未来的事,历史直接通往未来。

  表象与内里的脱节

  中国的转型不是一个自生文明自发转型的结果,而是在外部的强力压迫下被动应变的一个结果。

  中国从农业文明进入到工业文明、乃至信息文明的时代,表面上看,最大的变化就是生产方式的变化。生产方式的变化必然要带来整个社会与之相匹配的生活方式、特别是它的公共生活方式和精神生活方式的变化。

  今天的中国为何会面临如此之多的困难和问题?就是因为生产方式变了,但是体现在生活方式上,只有物质生活方式发生了某些相应的变化,而精神生活方式和公共生活方式却没有变。我们把物资生活方式称之为文明的表面,今天文明的表面已经换过来了,文明的里子还没有换。

  我们看西方社会近代以来的变化,当它的生产方式发生变化之后,机器工业和近代工商业随之兴起,它在物质生活方式改变的同时,哲学观念、娱乐消费方式也随之发生变化,这就是它精神生活方式的变化。而议会民主制度的产生和成熟,则是公共生活方式的变化。

  为什么中国文明之表与文明之里的变化没能同步?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中国的转型不是一个自生文明自发转型的结果,而是在外部的强力压迫下被动应变的一个结果。

  如果没有外力作用,按照原有农业文明的生产方式缓慢演变下来,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已经很难推测了。这150年来,中国的传播体系、教育体系、法律体系等等,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这些变化几乎都是外国的军舰大炮和不平等条约带来的,这就是今天的中国文明之表和文明之里没有同步的根本原因。在这一段历史时期的发展过程中,中国的发展和转型出现过多次的断裂,这些断裂所带来的后果今天人们都看到了。

  有限革命与发展传承

  他们代表的是一种建设力,这种建设力是新生的力量,是在农业文明社会当中不可能产生的。

  辛亥革命是有限革命,它只是政体革命,把革命的范畴限制在政治体制之内,不涉及整个社会,没有把整个社会翻个底朝天,没有进行财富的重新分配。这是很关键的,过去的富人还是富人,过去的精英还是精英,士绅阶层和富人阶层没有因为政体改变而消失掉,他们会继续在社会建设中发挥作用。

  这一点在张謇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近代史上有“张謇模式”的说法,从时间跨度来说,“张謇模式”是横跨晚清和民国的,张謇从1895年开始筹办工厂,1900年工厂开始运行。如果从1900年算起,他的黄金时代是22年,他最后的鼎盛时期是1922年,这也是中国企业家的黄金时代,是中国企业史的巅峰状态。因此,“张謇模式”横跨了清晚和北洋时代,并没有被革命所打断。

  在中国,企业家这一群体有特定的内涵,中国企业家这个角色在本质上是一种建设力(当然不是唯一的建设力)。但是中国的建设力自古以来就是非常薄弱的,如果把企业家阶层的起点放在张謇那一代,他们是洋务运动、甲午战争之后产生出来的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作为中国企业史上最早的开拓者,他们代表的是一种建设力,这种建设力是新生的力量,是在农业文明社会当中不可能产生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康熙与彼得大帝在历史关头凸显治国差距 下一篇: 举步维艰商人报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