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五大谜团:画中情景是春天?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QQ截图20130226112525.png

  《清明上河图》是每个中国人都熟知的宋朝张择端名画。最近,云南大学教授苏升乾登上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讲述《清明上河读宋史》,引起人们对《清明上河图》的再度好奇和对张择端生存时代的关注。

  哪幅《清明上河图》才是张择端的原作?

  本来大家对于这个问题有比较一致的意见,就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的“石渠宝笈三编本”为张择端原作。但近年来在对画作的宣传中,因为“石渠宝笈三编本”年代久远且几经战乱,阳光、湿度、霉菌的侵害,使绢本设色的原作色彩退去,底本深暗,识读起来颇费眼力。于是常常以年代较近、色彩艳丽的“清院本”来代替,由此造成新的混乱。我们在网络中查询时不难发现,有些文章注明张择端作画,内容也是与原作相吻合,但偏偏附图却是差之千里的“清院本”。再加上旧货市场上杂乱不堪的各种伪作,也让一些年轻人搞不懂《清明上河图》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不管什么东西,只要好就有伪造仿制,如今称之为“山寨”。《清明上河图》在金代就已经“争相收藏”,所以历代“山寨版”的“上河图”不在少数。最早有明确记载的,就是画卷后面杨准的跋文中提到的装裱师傅以仿本偷梁换柱。因为元代统治者的书画鉴赏能力弱于宋、金,这幅画只是放在秘书监内。后来一位装裱师傅用临摹本替换出真迹,将《清明上河图》盗出宫外。又经两人转手,落入客居北京的江西人杨准手中。杨准得画后借故还乡,重新装裱此画,并且在画后续写跋文,记载了得画的经过。由此,元代宫廷里的那位装裱师傅,至少是早期山寨版的作者之一。到了明代,《清明上河图》有近两百年的时间在民间收藏,人们对这幅名作有所耳闻又难得一见,所以揣测模仿的就更多了起来。 

  在雍正年间,和硕宝亲王弘历,也就是后来的乾隆皇帝曾经得到过与《清明上河图》原作接近的仿品。弘历虽然写诗的水平不高,但在文物鉴赏方面造诣颇深。他觉得那幅画虽然很大气,但前后衔接并不太顺畅,而且细部动态上也有些美中不足。于是决定再造一幅更完美的《清明上河图》。他组织了五位画家,对画作进行了临摹创新。新的《清明上河图》画面清晰,色彩艳丽,画面结构和其中某些人物的姿态与原作相近,推测画家们事先是见过与原作相近的摹本的。这幅画现在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称为“清院本”。

  清院本的篇幅比真本长出了将近一半,人物也更多,街道也更复杂。而且由于绘制时间离现在比较近,所以色彩也比较艳丽,看着很舒服。可是,就在新的《清明上河图》绘制完成几十年后,嘉庆皇帝通过抄家获得了张择端珍本的《清明上河图》,嘉庆请来太上皇乾隆,爷儿俩一看就明白了,这才是真货。不过碍于面子,两人谁也不再提折腾临摹本《清明上河图》的事,好在他们正在给宫廷保存历代书画编辑目录,取名《石渠宝笈》,于是就在张择端真迹画卷的开头盖上“石渠宝笈”和“宝笈三编”两个印章,算是给了真迹一个正式的名分。所以今天故宫博物院藏本的《清明上河图》又称为“石渠宝笈三编本”。

  至于其他的仿品,那就数不胜数了。初步统计,现在国外馆藏的《清明上河图》在美国有5本,法国4本,英国1本、俄罗斯1本、捷克1本、日本1本、中国台北多达9本。其中有元代摹本,也有明清摹本。

  现在国内影响最大的,一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石渠宝笈三编本”,被专家们认定为张择端原作;再是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清乾隆元年摹绘的“清院本”;还有现存辽宁省博物馆的明代仇英的仿本。由于版本纷杂,造成分析画作的内容时让人摸不着头脑。比如说画上有多少人,有说七八百的,也有说一千二三的,差着将近一倍。说七八百的是指“石渠宝笈三编本”,说一千多的是“清院本”。为什么大家会把不同的本子混起来呢?最简单的原因就是因为清院本和仇英的仿本好看。故宫博物院的“石渠宝笈三编本”是画在由双股丝织成的缣绢上,开始是有颜色的。由于年代久远,大部分颜色已经看不出来了,缣绢的淡褐色逐渐加深,画面残破,线条与底色之间也不是那么分明。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档案再现雷锋事迹:为县城购置拖拉机捐一月工资 下一篇: 李安:文化差异给了我瓶颈 也让我与众不同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