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 因为不热闹,所以有门道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高级腕表无非向着两个方向发展:机械的复杂和装饰的艺术化。但是更多的腕表还是被用来纪念某个状态或者彰显某种生活方式,SIHH上生活方式题材的腕表一直占有一席之地。其中兼备复杂功力同时又彰显骑士精神的罗杰杜彼最能够代表日内瓦流派的未来。罗杰杜彼是瑞士少有的100%的制造商(Manufacture),罗杰杜彼品牌的全部作品均有日内瓦优质印记。这些已经足以让品牌鹤立鸡群。罗杰杜彼品牌的高端系列以双陀飞轮镂空机芯、四摆轮机芯著称,同时原厂计时机芯也配有柱轮等高贵配置,属于天生高贵的品牌。品牌的Excalibur系列以骑士的剑痕为表壳上的重要元素,今年更采用k金脱模铸造法打造了圆桌骑士题材腕表,精辟地诠释了日内瓦流派专业和艺术装饰并重的风格特征。

  陀飞轮不能只是摆设

  陀飞轮,这个发明在怀表上的旋转式擒纵器,在1982年首次被应用在腕表上,巧的是,这个品牌也是SIHH的参展商——来自儒山谷le Brassus的爱彼家族品牌。三十多年来,一直有人围绕着陀飞轮在腕表上的应用激烈地讨论着。有人说,既然是用在怀表上的,陀飞轮在腕表上将失去意义,这一派人会举出很多走时并不那么准确的陀飞轮案例;也有人说,虽然腕表的佩戴方式不同于怀表,但是仍然有机会利用其旋转的擒纵机构尽可能多地平均掉地心引力对机芯造成的误差。这种观点的依据是多次在天文台竞赛上,陀飞轮腕表榜上有名。积家,这个以机芯见长的品牌,曾经多次凭借其超卓的陀飞轮赢得天文台竞赛。今年,积家照例推出其陀飞轮腕表新作Gyrotourbillon 3。作为古老的制造商(manufacture),积家在这款新作里使用的球形蓝金游丝,这种游丝是用一整块蓝金雕刻出来的!完全颠覆了传统工艺。

  向传统致敬

  罗杰杜彼的HOMMAGE系列的复出与朗格的大复杂腕表的推出,都是像传统制表的致敬。罗杰杜彼老先生创建自己的品牌时,为了表示对曾经帮助过他,指导过他的前辈致敬,特地设计了HOMMAGE系列。如今,老先生重回自己名字的品牌,又在2013年重新推出HOMMAGE系列,让这个唯一的全系列拥有日内瓦印记品牌多了一个更加凝练的系列。另外,发源于德国钟表重镇的朗格品牌,今年推出的超绝复杂的腕表,让历峰集团在高端制表领域更加巩固了其旗舰地位。我们一直说,三问、自鸣是最复杂的钟表功能。在哪怕是最顶级的瑞士腕表上,我们见过三问、见过自鸣,但是集三问、大小自鸣、1/5跳秒追针、万年历、月相等复杂功能于一身的,我们过去只见过怀表。但是在2013SIHH上,朗格的超卓复杂腕表GRAND COMPLICATION让我们着实开阔了眼界——这可是一款腕表。

  手工艺,要看用在何处

  一提到瑞士表,人们总爱跟手工联系在一起。其实如果你读一下钟表史,就不难发现,腕表其实是机械化的产物。瑞士人曾经顽强地捍卫手工,抵制机械化,但是最终还是成为机械化制表的主力。简单地说,机器做不了的才用手工。比如,日内瓦印记所要求的很多工艺,目前仍由手工完成;再比如,艺术一定是手工完成的。

  瑞士制表有几个流派,其中日内瓦流派是最早而且越来越能够代表当今的以腕表作为乐适品(luxury)的风格。在《The history of swiss watch industry》一书中,提到江诗丹顿,有这么一句话,江诗丹顿一向坚持传统的手工工艺。今天,江诗丹顿除了恪守以手工艺密集且严苛的日内瓦印记(Poincon de geneve),还连续多年推出艺术大师(Metiers D'arts)系列,今年,江诗丹顿的这个系列把世界上的珍奇花卉,用娴熟的珐琅和金雕工艺表现。需要说明的是,珐琅工艺是古老的手工艺,它曾经伴随钟表业的兴衰,最高级的珐琅工艺几乎失传,还是在最近几年,钟表业对艺术的热情让珐琅工艺复兴。目前在欧洲,能够娴熟驾驭珐琅七大工艺的人少之又少,比较著名的有Anita Porchet女士和Olivier Vaucher夫妇等几位大师。2012年,才华横溢的,因梵克雅宝的Pont d'amour(爱之桥)灰度绘珐琅作品获大奖的女大师Dominique Baron因病离开了我们,让珐琅工艺更显珍贵。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杨早:我反而更关注谎言 下一篇: 复杂功能强袭2013SIHH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