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诈”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2013年2月12日10时57分,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朝鲜政府第三次引爆了原子弹。原子弹诞生不足百年,被投入战斗只有两次。相信包括石斧在内的人类史上的任何一件兵器,其杀人数量都远远超过了原子弹。但原子弹却引发了全人类前所未有的恐慌,因为它真正具有了毁灭人类自身的力量。当人类为了自身安全,运用全部政治智慧来控制、削减核武器的时候,朝鲜政府的核试验显然是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的。人们当然不相信朝鲜有能力发动核攻击,她只是想加重手中的谈判筹码。但这一筹码对人类社会的威胁、对东北亚区域安全的威胁却是不容忽视的。核武器,从它诞生的第一天起,就被视作人类自己放出的恶魔,也是从这一天起,人类开始了与这头恶魔战斗的历程。

  朝鲜实施核爆时,笔者正在与这个国家一江之隔的家乡辽宁丹东欢度新春。我将新闻告知很少关心时事的母亲,却难以引起她太多的兴趣。但当得知核爆失败情况下她可能遭遇的危险,母亲夸张地警惕了起来。她夸张的神态让我忍俊不禁,但我心里清楚,尽管与核爆地点直接临近的是图们而非丹东,但如若想象中的灾难成真,这里也无法置身事外,切尔诺贝利的先例人尽皆知。而所谓的灾难并非毫无概率,连一座核电站的建设都会让临近居民怨声载道乃至出街抗议,更何况一场核实验。

  直到俄罗斯和日本方面率先公布未发现核辐射超标的检测结果,我才多少放下心来,省却了返京路上的惴惴不安。只不过,与家乡近在咫尺的核威胁仍成为心中解不开的一个疙瘩。彼时彼刻,历史上人们对核武器的种种批判和对无核世界的企盼给了我更加强烈的切身之感。爱因斯坦临死前联署的那份《罗素-爱因斯坦宣言》如此真切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爱因斯坦的宣言

  1955年2月中,作为打开核武器这个“潘多拉魔盒”的直接责任人之一,爱因斯坦收到了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的信。后者告诉他,由于制造核武竞赛,人类的前途实在令人担忧,希望以爱因斯坦为首团结几个著名的科学家共同发表宣言避免毁灭人类的战争发生。

  爱因斯坦在收到信后马上回信表示:“你是将军我是小兵。你只要发出命令,我就随后跟从。”

  很快,被传诸后世的《罗素-爱因斯坦宣言》横空出世:“有鉴于在未来的世界大战中核子武器肯定会被运用,而这类武器肯定会对人类的生存产生威胁,我们号召世界各政府公开宣布它们的目的……我们号召,解决它们之间的任何争执都应该用和平手段。”

  不久,爱因斯坦与世长辞。他与罗素留下的这篇宣言对人类的意义不亚于其卓越的物理研究。

  彼时,学者们是先知先觉的,代表着世界的良心,承托着人类的使命。但在此十多年前,当爱因斯坦直接向美国总统罗斯福建议开发核武器,谁又能说他放弃了良心与使命呢?毕竟当时决策者们已经得知德国纳粹开始研制核武器的消息,作为纳粹的反抗者,比对手更早的取得核武器是唯一的选择。

  开发核武和阻止核武扩散的是同一批学者,而他们前后矛盾的作为却无可指摘。这是历史与人类开的一个玩笑。自那之后,人类不得不背上核武器这个包袱,并时时与用其谋取政经利益的种种企图相斗争。世界就像一个身患重病的患者,努力防止病势恶化,却欲摆脱病痛而不得。在一个尚未实现“世界政府”理想、无政府状态仍占主导地位的国际体系内,很难想象强敌环伺的小国们不想拥有几乎等于“免死金牌”的核武器,更难想象已然拥有了它的大国会主动放弃这一“国之利器”。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中国贪官假释史:100多省部级服刑官员大多获假释 下一篇: 家庭伦理剧扎堆荧屏 普遍缺乏健康的婚恋观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