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曝光:美国曾长期用国内黑人做梅毒实验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QQ截图20130204114857.png

  上世纪30年代初,美国在国内曾发起梅毒实验,并秘密进行了40年,这就是让不少黑人闻之色变的“塔斯基吉梅毒实验”。

  “医学动机”?“种族动机”?

  在治疗梅毒的特效药青霉素出现前,医学界试图用多种药物和方法来治疗梅毒。1928年,一个挪威医学家报告了数百名患有梅毒、未经治疗的白人男性的病理表现。这项研究成果传到美国,美国医学界不甘落后,在一个名叫克拉克的医生倡议下,美国公共卫生署性病科组织了一个研究小组。

  克拉克医生打算追踪未经治疗的患病黑人男子群体,观察期为6~9个月,然后进行治疗。亚拉巴马州的塔斯基吉学院(一所传统黑人大学)和公共卫生署阿肯色州地区办公室的相关负责人均对此项研究表示支持。

  虽然起初只定下6~9个月的观察期,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是另外一回事。研究小组选中塔斯基吉学院培训出来的一名非洲裔护士尤妮斯·里弗斯·劳丽作为“中间人”,这是由于里弗斯同当地黑人社区有着直接联系。当时美国正处于大萧条时期,塔斯基吉研究小组宣传说,看不起病的非洲裔美国人可以加入“里弗斯小姐的小屋”,获得免费体检、来回诊所免费乘车以及丧葬保险等好处。在诱人的宣传攻势下,1932年,研究小组在亚拉巴马州梅肯县招募到了399名患有梅毒的贫困黑人,以及201名健康的黑人男子(他们被用于对比研究)。

  有人认为,公共卫生署的这项实验一开始并没有违背医德,塔斯基吉学院认为实验目的是为了改善当地贫困群体的健康状况。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当时美国医疗系统高层中,一直充斥着这样一种怪想法,即梅毒在黑人和白人体内的传播方式不同。而且,当时美国科学界中存在着一些公认的关于黑人卑劣性的观念。这就导致研究人员在这一以黑人为实验对象的研究中越走越远。

  受试者们一直不知真情

  为了研究梅毒的自然发病情况,研究小组没有告诉病人他们患上了梅毒,而是称他们在治疗“坏血病”(当地术语,通常用来形容梅毒、贫血症和身体疲劳这样的疾病)。公共卫生署地区性病诊所负责人温格等人力图将该项目转变为一项长期的、无实际治疗的观察性研究,患者们免费接受的所谓“治疗”,实际上不过是几片维生素或阿司匹林药片。

  二战期间,有260名受试男子被征召入伍,这些人在军事体检中心被查出患有梅毒,军事机关要求他们在服役前,先医治梅毒。但公共卫生署设法使这些“试验品”无法得到治疗。公共卫生署官员私底下曾表示:“迄今为止,我们仍在阻止已知的阳性病人得到治疗。”

  到了1947年,青霉素治疗已经成为针对梅毒的标准疗法,美国政府发起了几项公共卫生战役,组成“快速治疗中心”,以求根除梅毒。但这场梅毒根除战扩展到梅肯县时,研究人员却尽一切办法阻止他们的研究对象参与进来。“塔斯基吉科学家”极力防止受试者获取梅毒治疗信息,并对他们实施监控。

  到上世纪50年代中期,已经有大批“试验品”死于梅毒及其并发症。

  40年后终遭爆料

  1966年,旧金山公共卫生署的一名性病调查员彼得·巴敦邮寄了一封信给性病科全国主管,对继续延长塔斯基吉梅毒实验表示了伦理和道德上的担忧。当时实验已由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掌控,疾控中心重申了继续实验的重要性,认为实验必须等所有的“试验品”死亡和进行尸体解剖后才算完成。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揭秘:成吉思汗与蒙古帝国的后裔今何在? 下一篇: 路遥文学奖奖金超百万 女儿再呼吁停办:不会让步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