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忆日军为何不当俘虏:家人会受牵连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QQ截图20130205085708.png

  枪炮声停止后大概10分钟,从远处就乱哄哄地来了一群人。负责运送伤员的十一师的少尉姓廖,四川绵阳人,这两天已经和我们混熟了,刚到救护所边上就在喊:“罗医生,陈老弟,快点快点,我给你们送礼来了!”接着就是哈哈大笑。我提着煤油灯出去一看,他们一伙十几个人,中间是一具担架,其他还有几个挂彩的轻伤员。把煤油灯往担架上一照我才发现不对,担架上的人被麻绳捆着,黄色的军装,竟然是个鬼子。

  老廖拉着我说:“怎么样,稀罕吧,几十万中央军抓到的活鬼子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我们就抓住一个,快给他治治,我们旅长说了,要活的!”我拿着灯仔细照了一遍,发现这个鬼子的右手自手腕上部三厘米左右被整齐地砍断,上腹部还有一处贯穿伤,看伤口像是步枪子弹造成的创口。我就给老廖泼了盆冷水:“现在的确是活的,但过一会儿就该死了,这伤太重!”老廖一听慌了,就抓着我的袖子说:“别啊,陈老弟,这是我们旅座点名要的,你千万给治治。”说实话,要是我们自己的伤员,即使伤势再重我也一定是拼尽全力去救,肯定不会和老廖在这儿磨牙,但发现这是个鬼子的时候,心里就不那么热切,还有点巴不得他早点死的念头,但老廖说了这个俘虏很重要,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只有答应试试。但我也没安好心,就喊醒了正趴在桌子上打盹的老宋,让他负责处理那个鬼子兵的手腕创口。老宋虽然不是学医的,但这两天下来耳濡目染也学了不少救护知识,白天抢救的时候,老宋也只有赶鸭子上架式的给伤员包扎,包得虽然难看,但应起到的作用还是有的。老宋手重,经常搞得伤员哇哇乱叫的,让老宋去给鬼子包扎,让他拿这个鬼子练技术的同时也让这小鬼子吃点苦头。

  本来睡得迷迷糊糊的老宋发现包扎的对象是个鬼子,马上就来精神了,就和老廖边聊边干,见老宋想去解捆在鬼子伤员身上的麻绳,老廖连忙制止了他:“别解绳子,这家伙是个野物,被扫倒了不老老实实躺那儿,我们打扫战场的时候这家伙突然坐起来,手上举着手雷往地上磕了就准备扔,要和我们同归于尽。当时我们在场的有七八个弟兄,我们连长也在,还好我们连长是个练家子,直接一刀将他拿手雷的那只手剁了,紧跟着将断手和手雷一脚踢飞,这才算没出大事,要不然这家伙要拉上我们好些弟兄。在抬他过来的时候也不老实,好心好意地救他的命,这家伙张嘴就咬啊,把三辉(一个担架兵的名字)的手都咬出血了,给他打昏了又用绳子捆上才算老实一会儿,你们也别和他客气,简单包一包,只要保证他到旅部之前不死就成!”

  听老廖说了这俘虏的来历,我们才知道其中的惊险之处。这个时候那个鬼子也醒了,发现自己被绑在担架上,拼命挣扎,同时大喊大叫。老廖急了,这是野战救护所,还有不少伤员在休息,上去就给他几个耳光,让他住嘴,但那个鬼子依然边哭边叫!这个时候老宋突然说出了一串日语,那个鬼子兵愣了一下,没有再继续喊叫。当时对老宋真是刮目相看啊,在学校就知道老宋是个了不起的才子,听说他懂四国外语,没想到他的外语在这派上了用场。老宋继续和那个鬼子讲话,你来我往说了两三分钟,老宋才摇摇头对老廖说:“我看你们也别费那劲了,这家伙软硬不吃,估计就算救活了,到你们旅部也说不出点有用的。”

  老廖见老宋能和鬼子对话,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连忙央求老宋告诉鬼子,让他配合点,用老廖的话来说,只要把这家伙活着弄到旅部了,就算交差。老宋拗不过,只有继续和那个鬼子对话。经过老宋的劝导,虽然这个鬼子还是拒绝治疗,但总算没有继续乱喊乱叫了。老廖没辙,只有让我们草草处理了他的两处伤口就让担架兵往旅部抬,而且老廖还喊上了老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改革开放初“投机倒把”因何成了“潜规则” 下一篇: 迟志强被判刑内情:与高干子弟跳贴面舞 发生关系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