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的原乡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张翠容

  在革命两周年之际,突尼斯街头的示威冲突依旧此起彼伏。示威者哀叹,他们现在要抗议的对象,竟然就是革命后由老百姓捧上台的人。其中一名“突尼斯毕业失业生联盟”成员卡勒特告诉我,除非突尼斯能摆脱国际金融机构的操纵,扬弃过去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不然,突尼斯无法改善经济不公的情况,社会继续不稳,并且会在思想上走向极端,令保守的伊斯兰主义抬头。

  回顾突尼斯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可追溯至开国总统布尔吉巴,他上台不久,即与美国签署双边经济协议。该协议后来交由“美国国际开发署” (USAID)执行。

  有分析指出,美国国际开发署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性质差不多,他们都是以援助为名,前者替美国开辟市场,后两者则在全球推行合乎西方利益的自由市场。

  面对国家的重建,百废待兴。除了USAID外,布尔吉巴还接受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援助,不得不按 IMF要求,实施《结构性调整方案》,其中一个调整手段,就是解除突尼斯政府对粮食生产的资助计划。

  结果,突尼斯本土粮食敌不过国际市场竞争,逐渐萎缩,到最后得要依靠欧美农业产品进口。讽刺的是,欧美却没有放弃对自己农产品的补贴。

  突尼斯慢慢跌进新自由主义的怀抱里,依附经济一步一步被巩固,该国人民尝尽高通胀之苦。在1984年,突尼斯便发生了一场“面包暴动”,劳动阶层为传言中的面包会加价超过一倍,而走上街头。恶梦成真,突尼斯已丧失了粮食自主的能力,当时有不少评论把矛头直指布尔吉巴的经济政策。

  在突尼斯,当我碰上年长的一辈,他们都会告诉我,国家经济表面风光,底层却汹流暗涌。

  本 · 阿里借政变一上台,旋即深化布尔吉巴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他除与欧盟签订自由贸易协议外,又与欧盟签署 《联合协议》,由 IMF 协助突尼斯进行紧缩政策,大规模私有化国营产业,首当其冲的是工人工资大幅下滑,突尼斯遂成为欧盟的廉价工厂。

  本 · 阿里倒台前,IMF曾大赞突尼斯的经济表现,而外界过去也一直认为该国的经济在北非最好。本 · 阿里虽独裁,但至少带领国家迈向现代繁荣之路。因此,当突尼斯带头闹起革命,几乎所有评论家都摸不着头脑。难道以前的繁荣都是幻象?

  我就此专访了突尼斯大学经济学教授法特希· 扎亚比,他告诉我,在前总统本 · 阿里逃往国外后,他们一群经济学家翻查过去的经济数据,发现有很多与事实不符,都是伪造的。这可真令他们太头痛了,他们无法掌握国家的经济实况,那又如何厘定政策?!因此,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重整经济数据。

  教授又说,本 · 阿里只是在做他的粉饰工作,他很懂得讨好西方国家,大推世俗化政策之余,又向他们开放市场,与国际资本大做生意,但得益的都是他和他太太的家族,他们的家族垄断了接近百分之八十的企业,裙带之风甚为严重。

  奇怪的是,难道IMF对本 · 阿里的弄虚作假一无所知吗?至少美国是知道的。如果美国知道,IMF岂会不知?

  “维基解密”在革命发生前一年便泄露了美国驻突尼斯大使的一份情报报告 ,大标题是这样的:《突尼斯腐败:你们的就是我的》。部分内容如下:

  “在两年前美国驻突尼斯大使戈代克所写的一份电文中提到,‘看上去突尼斯企业界的一半都可以说是通过婚姻与本 · 阿里相联的……本 · 阿里的妻子莱拉和她的特拉布勒西家族在突尼斯人中激起最多不满。”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灵山静水,香岸泊舟 下一篇: 金门的炮弹和菜刀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