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和房租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李开周

  “五四运动”前,老舍在北京方家胡同小学(当时叫“京师公立第十七高等小学”)当校长,快过年了,他想回家看看母亲,可是学校不放假——不但腊八、祭灶不放假,就连除夕和大年初一也不放假。究竟为什么不放假,待会儿我们会说到。

  老舍是北京人,家离学校并不远,除夕那天,他特意请了两个小时的假,急急忙忙赶到家里。母亲一瞧儿子回来了,以为能过个团圆年,心里挺高兴,哪知老舍说:“一会儿还得回学校。”母亲就愣住了,半天才叹了口气说:“走吧,小子!”那一年的春节,老舍是在学校度过的,他的同事和他的学生也是在学校度过的,北京城的爆竹声铺天盖地,而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却分开了。

  老舍身为校长,难道就不能做主放几天年假吗?不能。因为放假不放假他说了不算,教育部说了算。那一年,教育部也没有放年假,在教育部上班的鲁迅一样没能在家过年。老舍还能请假回家看看母亲,鲁迅连请假回家的机会也没有,因为他的老家远在绍兴,那时候交通条件那么落后,甭说请两个小时的假,请两天的假也回不到家。

  事实上,不放年假也不是教育部的主意,而是北洋政府的主意。北洋政府提倡公历,废除农历,连带着把春节、除夕、腊八、祭灶、端午、七夕等等所有按照农历过的传统节日差不多都给废除了。废除之后就不放年假了吗?放,只是每年都安排在元旦放假过年,到了真正的春节期间反而得照常上班。

  民俗的力量很强大,不管官方怎么废除农历,平头百姓该怎么过年还是怎么过年,北洋政府管不了。可是那些吃财政饭的人,例如鲁迅那样的公务员,还有老舍那样的公办教师,却被管得死死的。尤其到了农历年关,政府会派专员巡查,哪个领导胆敢放假过年,立即撤职查办。

  北洋政府努力了七八年,公历终于普及了,但是农历始终负隅顽抗,春节更是废除不掉,到了“五四”以后,政府在民俗面前败下阵来。后来国民党打败了北洋军,南京国民政府取代了北洋政府,又一轮废除春节的运动开始了。当然,一直到了解放以后,所谓的“废历年”春节还是没有被废除掉,一直存活到现在。

  在民国,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废除农历的运动一直不得人心,不让公务员和教师在春节放假更是不得人心,但是南京国民政府也做过一件人民拥戴的事情:中国的房东收房租一向是按照农历收的,南京国民政府把这个传统给废除了,通过立法的方式要求他们按照阳历收房租。例如1930年出台的《中华民国土地法施行法》,以及抗战时在重庆出台的《房屋租赁条例》,都强调民间租赁房屋必须按照公历收取租金。

  为什么按照公历收租能让人民拥戴?因为农历的每个月比较短,最长只有三十天,每隔几年就会蹦出来一个闰月,按照农历收租的话,一年可能要缴十三个月的房租,而改成公历收租以后,一年只缴十二个月就行了。

  民国时的有房率远远低于今天,尤其在抗战胜利以后,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城市常住居民靠租赁住房来解决居住问题的比例超过九成,行政院救济总署像救火队一样到处兴建“平民住所”、“劳工住宅”、“善救新村”等廉租房,依然杯水车薪,南京国民政府出台的把农历收租改成公历收租这条法令虽然不能解决广大无房者的居住需求,却能稍微减轻一下他们的房租负担。

  当然,房东们也不傻,政府不让按农历收租,他们还可以抬高每个月的租金水平,结果广大房客的租金负担还是一样高。所以南京国民政府在“房荒”严重的时候,往往会再出台一个“房租管制令”,把市面上的租金强行打压到某个标准以下,如果房东超越这个标准,房客可以去市政公所投诉和索赔。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金门的炮弹和菜刀 下一篇: 维稳救市津门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