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李政道自解不回国原因:我不愿让人洗脑子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QQ截图20130204113854.png

  在美国期间,陈梦家赵萝蕤夫妇还会晤了当时已名声大噪的著名诗人艾略特。艾略特是陈梦家和赵萝蕤都非常崇敬的现代派大诗人,早在清华读书时,赵萝蕤就应戴望舒之约,翻译了艾略特的长诗《荒原》。她也是《荒原》的第一位中译者。1946年夏天,艾略特由英国回美探亲,7月9日晚上,艾略特邀请赵萝蕤和陈梦家在哈佛俱乐部共进晚餐,诗人即席朗诵了自己的名作《四个四重奏》的片段,并在赵萝蕤带去的两本书《1909-1935年诗歌集》和《四个四重奏》上签名留念,还在前者的扉页上题写了“为赵萝蕤签署,感谢她翻译了荒原”的英文题词。这本签名诗集赵萝蕤一直保存在身边,随她经历了多少人生风雨,成为她的珍藏。“文革”结束后,赵萝蕤搬到父母生前寓居的那座著名的四合院里,来访者看到,“里面一间放了一张小床、一张小书桌、两三把椅子。这是她的卧室兼书房……外面一间放着几个书架,藏书中包括她当年在美国搜集的全套初版詹姆斯小说和艾略特签名的诗作。”

  1947年,陈梦家返回陷于内战中的祖国,到清华大学任教授。此时赵萝蕤仍在美读书,直到1948年秋冬之间,赵萝蕤通过了关于亨利·詹姆士小说研究的博士论文答辩。此时,平津局势渐趋紧张,赵萝蕤深恐不能学成回国,便放弃了来年六月在著名的洛克菲勒教堂登台接受博士学位的机会,毅然在年底之前回国。几经周折,赵萝蕤才在1949年初回到了当时的围城北平,见到了离别一年的丈夫。

  1947年,陈梦家先行回国后,任教于清华,同时担任文物陈列室主任,为校方多方搜集青铜文物,干劲十足。赵萝蕤回到北平后,任燕大西语系教授,后又兼系主任,为建设一个一流的英文系四处奔走,延聘人才。尚在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巫宁坤即是当时受赵萝蕤的邀请,自美返国,加入燕大英文系的。巫宁坤临行前,芝大同学李政道前来话别。照相留念之后,巫问李政道:“你为什么不回去为新中国工作?”李笑笑说:“我不愿让人洗脑子。”此等警语,无法阻止毋宁坤对故国的热望,对火热的新社会的憧憬。他后来回忆道:

  一九五一年八月中旬,我回到北京,萝蕤亲自到前门火车站接我。别后不过两年多,我不无好奇地看到,她的衣着起了很大变化。当年在芝大,她总爱穿一身朴实无华的西服,显得落落大方,风度宜人。眼前她身上套的却是褪了色的灰布毛服,皱皱巴巴,不伦不类,猛一看人显得有些憔悴了,但风度不减当年。

  到了燕园,由于我新来乍到,住房尚未分配,萝蕤便留我先在她家作客,受到她温馨殷勤的款待。陈梦家教授当年是著名的“新月派”诗人,后来又以古文字学和考古学的成就蜚声中外,当时在邻近的清华大学中文系任教。他俩住在朗润园内一幢中式平房。室外花木扶疏,荷香扑鼻。室内一色明代家具,都是陈先生亲手搜集的精品,客厅里安放着萝蕤的“斯坦威”钢琴。这时我才知道她是燕大宗教学院院长赵紫宸博士唯一的女儿……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上一篇: 凌知府与“直隶新政” 下一篇: 老电影人舒适在“文革”后期的故事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