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1921:中美外交“蜜月”初度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侯中军

1921年7月12日,美国驻北京代办芮德克致函北京政府外交总长颜惠庆,转呈美国邀请中国加入华盛顿缩减军备会议电,试探中国政府是否愿意参加。六天后,在与芮德克的会晤中,颜惠庆表示,“此次会议无论研究限制军备或决定太平洋问题,或系一会抑或二会,本国皆乐愿参与”。

华盛顿会议的缘起,是一战结束后已到期的“英日同盟”是否续期。为了应对日本崛起的新局面,英美两国均有意调整其远东外交政策。一战期间,英国政府对于日本利用“英日同盟”的名义称霸远东早就啧有烦言,有意废除这一同盟关系。1919年巴黎和会后,英国试图召集中国、美国和日本举行一次会议,讨论远东局势,但又不愿牵头。此时,新贵美国倡议限制海军军备,对远东问题也表示热心,于是决定由美国发出邀请。

众所周知,在1919年的巴黎和会上,中国拒签凡尔赛对德和约,中日之间的纠纷仍是悬案,一战后远东国际秩序并未趋向稳定,故北京政府对这次会议也抱有较大的期望,寄望在会上能收回由日方强占的青岛及胶济铁路,并废除列强各项在华特权。

当时中国国内政局动荡,南北对峙,势成水火,国力疲弱自不待言,虽然也算是一战战胜国,但在各怀心事的英、美、日新老强权合围之下,又岂能轻易得偿所愿呢?

“美总统此举最合时宜”

对于此次会议,英国政府本无确定的范围和目的,甚至没有一个正式的名称。筹备之初,为了谈判便利起见,仅用“太平洋”三字表示,至于除了英、美、中、日四国外还有哪些国家参与,也没确定。英国提议以英各自治属地和印度加入,美国则认为,远东问题与全球限制军备互相关联,时任美国总统哈定表态两者最好合并进行,远东各国亦应与会。

当北京政府驻美公使施肇基就此向美国方面探询时,美方回应称,限制军备与中国无关,但凡涉及中国事件,美国一定主张中国在场,同时美国对于英日续盟并不赞成。

其实就在7月11日,即芮德克致函颜惠庆的前一天上午,英国外交部就通过电话催问时任驻英国公使兼国际联盟中国代表的顾维钧,敦促中国表明是否参会的态度,以便在当日下午发布宣言。已获北京授权的顾维钧,答复英国外交部,“(本国)政府赞成召开会议之说,将来由美召集时,自乐于加入各国平等列席,至提案问题,则政府尚在详细考量,容日后再告”。

据顾维钧向国内电告,当天下午,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在议院发表宣言,称“帝国会议历次开会,首先讨论英对太平洋及远东政策之大纲,而于英日续盟、中国前途以及此二者与英、美邦交之关系,尤为注意”。宣言中确认会议由美国总统发起召集,并称“美总统此举最合时宜,凡属英人,延颈企踵,乐观厥成云”。

美方预定会议召开日期为1921年11月11日,随即致函颜惠庆,征询中国意见,中方表示认可。8月11日,驻美公使施肇基先行阅读了美国邀请中国参会的请柬,注意到“中国之请柬与别国相同,仅少商议解兵一层”。

8月13日,美国驻华代理公使舒尔曼照会北京政府外交部,发来正式的参会邀请函。邀请函指出会议的宗旨为:“夫苟无期望和平之意愿,则世界和平不能得最后之保证,且苟非实行力祛误会之原因,共求原则及施行之佥同,以为此种意愿之表示,则节减军备之前途,亦无可厚望”,美国政府“诚愿因会议之便利交换意见,而今日重要不容疑之太平洋及远东诸问题,或可得一解决”。

8月16日,施肇基代表北京政府回复美国外交部,表示中国愿与各国一律平等参与,共襄盛举。就是在这份照会中,中方将此会议概称为“华盛顿会议”。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上一篇: 收入不足是养老金第三支柱的根本制约因素 下一篇: “二十一条”废留 中日再角力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